• 瞭望东方周刊王俪萦2018-07-12

      492部中外影片,45家影院,1621场放映,观众购票数468178张,比2017年增加近4万张;11岁和87岁分别创下购票用户年龄最小和最大的纪录。

      这是近期落幕的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以?#24405;?#31216;“上影节”)电影展映所创下的数据。在世界杯同期火热进?#23567;?#20998;散部分注意力的前提下,这算得上是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据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李洋介绍,电影节展的诞生来源于观众的需求,最早是由一群影迷发起的,并非官方行为:“电影院的新片下档后,影迷依然有观看需求,所以电影院就组织电影俱乐部重新购买拷贝供大家观看,这是电影节展的雏形。”

      中国电影资料馆收集整理部主任林思玮认为,与红毯星光、评奖颁奖、业界交流?#35748;?#27604;,展映应该是一个电影节最贴近观众而又最能展现策展魅力和国际视野的环节。


      颇具匠心的策展

      492部中外影片,从来自108个国家和地区的3447部报名影片中精选而出——总报名数比2017年增长919部。而1993年的第一届上影节,展映影片数量只有167部。

      近500部影片被分为30个主题单元,既有“官方推荐”“多元视角”等经典单元,也有“改革开放四十年”“一带一路”等展现主流视野的特定专题单元;既有“漫威十周年”“碟中谍系?#23567;?#31561;好莱坞商业大片单元,也有小众文艺的“英伦·女性·文学电影”单元;既有谢晋、詹姆斯·卡梅隆等大师单元,也有推荐影坛新人新作的单元,可谓百花齐放。

      这些单元是如何策划出来的呢?

      “每个单元都有自己不同的立场、价值和诉求。?#26377;?#36259;、视野、知识背景来看,观众是多样化的,不同的单元针对的观影群体会略有不同。”上海国际影视节中心副主任王晔向《瞭望东方周刊?#26041;?#37322;,“单元的设置是从学术性、趣味性、新?#35782;?#21644;文化话题出发的。一个单元的设置是一扇窗户的打开,对走进来的观众作了引导,观众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自由选择。”

      2018年展映的“特别策划”部分颇具匠心,它由“巴赞遗产”“新浪潮之子”“60年代世界新潮?#27604;?#20010;单元组成,三者彼此独立又相互交织,让观众从不同角度感受影片之间的碰撞与联系。

      影评人壹哥称它为本届上影节展映最有趣、最独具一格的地方,“系统地欣赏这种优秀的影展单元,可以收获一种立体的观影快感,与单独欣赏一部孤立的电影相比,这种感受完全不同。”

      电影史研究者、电影策展人沙丹则表示,?#24052;?#36807;特别放映的组?#24076;?#35753;观众了解电影艺术、学会艺术地看电影,让电影学术思维节目化、普及化,是电影策展人的责任。”


      第一时间触碰“金棕榈”

      有影迷说:对于电影节展映,我最关心两个问题,一是片单有什么,二是我如?#25991;?#20080;到票。

      在所有展映影片中,首映影片是重中之重,直接体现着电影节的实力和水平。

      据了解,2018年上影节共有世界首映影片47部、国际首映24部、亚洲首映84部、中国首映118部。有即将在暑期档上映的《?#20063;?#26159;药神》、3D全景声京剧电影《曹操与杨修》等国产影片,也有《朋克武士》《绿草如茵》等外国佳片。

      5月刚刚在戛纳斩获“金棕榈”大奖的日本影片《小偷家族》、获得最佳导演奖的波兰影片?#29420;?#25112;》、获得评审团大奖的黎巴嫩影片《迦百农》,也热气腾腾地出现在了上海的大银幕上。

      这是上影节首次第一时间触碰“金棕榈”,“之前获得‘金棕榈’奖的影片都是在第二年才放的,今年戛纳电影节5月份刚结束,第二个月获奖影片就来了。”王?#35782;?#36825;一进展颇为自豪。

      这得益于2018年上影节和戛纳电影节的一次历史?#38498;?#20316;。5月11月,上影节参与主办?#23681;?#32435;电影节市场开幕酒会,这是戛纳首次邀请国外电影节合作市场开幕活动。一个月之后,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蒂埃里·弗雷茂便来到了上影节,谋求双方更多合作可能性。


      抢票大战

      片单有了,?#27599;?#34385;购票的问题了。

      6月9日上午8点,上影节启动网上售票,影迷抢票大战开启,出票速度几乎可以用“秒空”来形容。

      1分钟,5万张;5分钟,15万张;58分钟,23万张,超过2017年首日线上总出票量。截至?#27604;?8时,总出票数为387077张。出票记录显示,《小偷家族》《肖申克的救赎》?#28909;让?#22806;国影片被一抢而空,本届上影节金爵奖评审团主席姜文导演的作品《阳光灿烂的日子》?#24230;?#23376;弹飞》也瞬间售罄。

      2018年上影节首次采用了线上、线下错时售票:官方指定网上售票?#25945;?#28120;票票8点开票,两小时后,电影院线下开票。这一举措让线下排队失去了抢票的意义,令往年开票?#27604;?#24433;?#22909;?#21475;通宵排长队购票的“盛况”不再——8点开票之际,上海影城门口只排了6位影迷,最早的7:40才到,而2017年,排在此处的第一个影迷提前了36个小时排队取号。

      有不少老影迷表示,十分怀念现场买票时可以和周边志同道合的人一起交流的热闹氛围。方先生是往年排队购票的“常客”,他今年选择到影城与工作人员合影留念,纪念不用排队的电影节。

      为?#26031;?#21169;老年观众线上购票,组委会印制了22万份《购票温馨提示》,送到上海市219个社区文化活动中心,10万本《观影手册》也提前在影院和公共场所免费发放,方便影迷提前做好观影攻略。45家展映影院均放置了醒目的购票提示,并?#25165;?#20102;多名工作人员辅助购票。大光明电影院购票大厅的工作人员口袋里都装着一把现金,“因为有的老年人不懂如何线上支付,我们先帮忙支付,他们再给我们现金。”

      想看的电影实在没票了怎?#31383;歟?#36824;有别的选择。本届上影节和中国移动旗下咪咕视讯、爱奇艺、百视通IPTV合作,推出线上展映专区,涵盖?#21482;?#31471;、计算机端和电视端多种接口,多渠道、多维度满足用户观影需求。


      科?#21152;?#20154;文的冲击

      ?#24405;际?#30340;运用一直是电影节展映考量的重要因素。2018年4月的北京国际电影节,首次引入了VR单元,观众戴上VR设备体验电影带来的虚拟现实。本届上影节则首次设立了“杜比视界”单元,放?#22330;?#27888;?#40723;?#20811;号》《小丑回魂》《碟中谍5》等6部好莱坞大片的杜比版本,这令“科技控”“音响?#26377;?#25511;”影迷大呼过瘾。

      这得益于近年?#21019;?#32479;影院在加强观众观影体验上的诸多探索。2017年12月,上海红星电影世界杜比影院开幕,曾被誉为沪上影院市场的一次?#38469;?#38761;新。

      杜比视界激光放映系统具有一流的光学和图像处理能力,其对比度高达1000000:1,是普通影院的500倍之多,而杜比全景声能够让声音在观众周围和头顶上方流动,让观众从视觉和声觉上双重感受“身临其?#22330;薄?

      在杜比版本的《泰?#40723;?#20811;号》里,你能清晰地看到杰克和?#31471;?#22312;深夜冰冷的海水里厮守的最后一刻,能看到莱昂纳多俊朗的侧颜慢慢苍白、发丝被冰封的细节。连本片导演卡梅隆在看完这一版本后,都连连称赞“《泰?#40723;?#20811;号》从来没有这么?#27599;?#36807;”。

      林思玮认为,“?#38469;?#25512;动电影,反过来电影又补给?#38469;酰?#32473;?#38469;?#26356;多发挥空间。通过这?#21482;?#30456;推动的过程,观众会意识?#20132;?#21487;以接受更新的东西。这也是电影节对观众的引导力。”

      如果说杜比影片的放映带来的是十足的科技感,那么《盲行者》的一次专场放映则透出了浓浓的人文关?#22330;?

      6月25日,本届上影节金爵奖入围纪录片《盲行者》完成了一次特殊的放?#22330;?#19982;其他1620场放映不同,这是电影节首个“视力障碍人士专场”。现场的200多名观众大多拄着盲人拐杖;两三只导盲犬安静地蹲在影院里,它们跟随主人前来。

      《盲行者?#26041;?#36848;双目失明的“老曹”靠一根盲?#21462;?#20960;句日常英语,在6年时间里行走6大洲34个国家的旅行体验,呈现的是主演曹晟康的真人真?#38534;?#24403;天,曹晟康也坐在观众席里,用耳朵“看”电影。他的故事让患有视力障碍的观众心生共鸣。

    瞭望东方周刊 总第 771 期
    玩北京赛车那个平台好